胡律师:13306647218

反诉管辖权异议怎么处理,本诉与反诉

时间:2021-09-06 15:07:55

民事诉讼是民法中实现实体权利的程序,诉讼标的是当事人之间发生纠纷后向法院请求审判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是法院审判的对象。 诉讼的标的分为确认的诉讼、给付的诉讼、变更的诉讼。 在诉讼中,有权对抗的双方主体各执一词,在具体诉讼过程中,被指控方据理力争、极力反驳,被指控方的主张能够独立提出诉讼的,可以视为对本诉讼的反诉。 反诉的目的是撤回本诉原告的全部或部分诉讼请求。 反诉本诉不是应诉的分类,而是具有一定的相关性、相对性。 反诉是针对本诉的,没有本诉就没有反诉,但可以离开本诉独立存在。

一、反诉的主体

反诉的原告是本诉被告,反诉的被告是本诉原告。

(管仲碧玺向法院起诉欧阳夏玺,要求法院判决管仲碧玺支付因买卖合同纠纷而拖欠的货款10万元。 庭审中,欧阳夏提出管仲碧玺欠自己8万元但尚未还清,要求用该债权清偿债务。 在本案中欧阳夏夏提出的是反诉。

二、请求的独立性

反诉是独立的诉讼,即使立即撤回本诉,反诉依然成立。

三、反诉提起的时间

一审中,反诉必须在本诉受理后、法庭争议结束前提出,可以合并审理的法院应当合并审理。

四、程序的同一性

反诉和本索赔应适用的手续必须是同一类。

一、二审提出反诉的,不属于同一诉讼程序,原则上先进行调解,经调解后双方当事人同意在二审法院一起审理的,第二审法院可以一起审判; 调解不成的,当事人可以另外提出反诉。

2、再审裁定退回再审案件提出反诉的处理

再审撤销原判决,裁定再审退回的案件,当事人申请变更,增加诉讼请求或者提出反诉,有下列四种情形之一的,法院应当许可:

原审未合法传唤缺席判决,影响当事人诉讼权利的行使的;

新增诉讼当事人的;

因诉讼标的物灭失或变化,原诉讼请求无法实现的;

当事人申请变更、增加的诉讼请求或者提出的反诉不能通过其他诉讼解决的。

五、存在牵连关系

1、本索赔和反诉的诉讼请求基于同一法律关系

例:张良因王鑫拖欠钢材货款向法院投诉,王鑫提出张良交付的钢材质量不符合标准。 在本案中构成反诉,双方因买卖合同纠纷提出诉讼请求,法律关系相同。

2、诉讼请求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承租人向法院起诉周星,要求支付拖欠的房租。 周星以租房子的天花板脱落伤害了自己为由,向租房子要求人身损害赔偿。 在本案中,双方之间的诉讼请求存在因果关系,存在相关性。

3、反诉和本诉的诉讼请求基于同样的事实。

肖芳芳芳在某宝网购买了蜂蜡。 她觉得颜色像网店广告照片上那样圆润,价格失真,不舒服,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言说晒了买了假货。 蜂蜡经销商是全国知名奢侈品连锁专卖店,看到肖芳芳芳的发言后向法院投诉,声称肖芳芳芳芳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肖芳芳芳芳芳芳声称这款蜂蜡是假货。 在本案中,双方都是根据蜂蜡买卖合同印刷的诉讼

六、管辖同一

关于反诉的管辖,并不要求受理本诉的法院对反诉拥有管辖权,只要法院受理了本诉,就有相关反诉的管辖权。 只要不违反专属管辖、协议管辖等强制性规范,本诉讼法院对反诉拥有管辖权。

七、审判中反诉制度的拓展与运用

1、股东代表诉讼的反诉

[ 2019 ]根据第254号(《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26条【股东代表诉讼反诉】的规定,“股东根据第《公司法》第151条第3款的规定提起股东代表诉讼后,被告以原告股东恶意起诉侵害其合法权益为由提起反诉的,为由, 被告以公司在书面参与纠纷中应当承担侵权或者违约等责任为由向公司提出的反诉,不符合反诉的要件,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受理。 裁定受理的,驳回起诉。 ’例:刘冬冬控告公司控股股东陈冠损害公司利益诉诸法院,陈冠控告刘冬冬恶意侵犯其合法权益提起反诉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陈冠公司仍以自己有债务为由向公司提出反诉的,反诉的被告因公司主体不符合要求,不属于反诉,人民法院应当裁定不受理,受理的裁定驳回起诉。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一)》第十六条、“发包人在承包人提起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以建设工程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或者法律规定为由,承包人对支付违约金、修理、返工、改建合理费用等损失提出反诉的,由人民法院合并审理。 ”承包人起诉发包人主张支付工程款,发包人以建设工程质量不符合合同约定或者法律规定为由,对承包人支付违约金、维修、返工、改建合理费用等损失提出反诉的,本诉和反诉都是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纠纷

3、〔 《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42条【撤销权的行使】撤销权必须由当事人行使。 当事人没有要求撤销的,人民法院不应当根据职权取消合同。 一方请求另一方履行合同,另一方抗辩合同有可以取消的事由的,人民法院应当审查合同是否有可以取消的事由以及是否超过法定期限等事实,然后判断合同是否可以取消,当事人没有提起诉讼或者反诉一方主张合同无效,但所依据的是可以取消的事由。 此时,人民法院应当全面审查合同是否有无效事由,以及当事人主张的可撤销事由。 当事人合同无效的事由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合同无效。 当事人主张合同无效的理由不成立,可撤销的事由成立的,由于合同无效和可撤销的结果相同,人民法院也可以结合当事人的诉讼请求,直接判决取消合同。 该条文突破了法院审判中的“不起诉”原则,在不构成反诉的条件下,同样可以按照反诉处理。 这有助于一次性解决相关案件,节约诉讼成本,提高办案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