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专利的管辖权异议怎么界定, 管辖权的举证需要质证吗

时间:2021-08-31 05:30:37

前述:本案阐述了青岛光洋公司被美国爱默生公司授权的中国铜陵公司起诉的原因。 但是青岛光洋公司认为,不能在上海管辖,应该在青岛管辖。 此外,案件的起因不是侵权指控,而是确认没有侵权的指控。 (有四个必要条件。 但最终被法院驳回,法院认为管辖权的证据不需要双方的证据。

一、案件概述

2020年6月22日,最高院在裁判文书网上发布了(2020 )最高法知民管辖终159号。 案例摘要:

上诉人青岛光洋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洋公司)在被上诉人爱默生电气公司)以下确认不侵犯爱默生公司和专利权纠纷管辖权的异议案件中,不服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 )鲁02知民初191号民事裁定,向最高院申请再审。 光洋公司要求:

1、原审裁定违反答辩原则,且确定的证据无质量证明构成严重瑕疵的,应当撤销。 原审法院单方面采纳艾默生公司的主张,根据提交的证据违反民事程序的抗辩原则。

原审裁定作出之前,原审法院没有给光洋公司机会就艾默生公司的主张进行答辩。 另外,艾默生公司提交的、作为原审裁定案根据的证据也没有得到光洋公司的质量证明。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原审法院的前述行为构成了严重违反当事人疏漏和违法缺席判决等法定程序的情况。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审理,根据以下情况分别处理:

的判决、裁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的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修改、撤销或者变更判决。

原判决认为基本事实不明确的,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判人民法院复审,或者查明事实后裁定改判。

原判决疏漏当事人、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判人民法院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原审裁定在对确认没有侵权的索赔应该合并到侵权索赔中的许多事实认定不明确的情况下,应该取消。

第一,对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的(2019 )沪73知民初588号)以下588号案件)的侵权指控,光洋公司作为被告已经提出管辖权异议,该案件的原告爱默生电气(铜陵)有限公司不是相关专利权人,而是专利权

由于588号案件是否应该受理还在搁置中,原审法院单方面采用上述主张而不进行调查的行为,显然认定事实尚不清楚。

二是光洋公司在588号案中提出不符合原告对被告的地域管辖原则,应当移送本案原审法院审理。 原法院认定,在未核实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是否有权管辖侵权指控之前,可以将本案移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审理2起合并案件,认定事实不明。

3、原审法院对确认无侵权的索赔具有管辖权,不得受侵权索赔的影响。

第一,本案不能对588号案件构成重复立案。 确认侵权指控和侵权指控不是同一案件,而是在不同阶段分别提起的独立诉讼。

第二,本案涉及确认专利权人和光洋公司之间没有侵权的索赔,但588号案只涉及普通许可实施人和光洋公司之间的侵权索赔。 普通实施许可人的授权权限并不排斥他人同时实施专利,588号案的授权不明确、诉讼权不明确的,588号案有是否应当受理的不确定之处。

考虑到两案的现状和现有规定,原审法院也有管辖权。

第一,爱默生电气(铜陵)有限公司在上海提起侵权指控有明显的管辖权之争的恶意,不应该支持。

第二,艾默生公司和光洋公司在多年的谈判中明确表示,光洋公司的居住地在青岛,其实施目的地也在青岛,生产的产品是整个空调机组的零部件。 作为善意、合理的权利人,以本案原审法院为管辖法院不仅合情合理,也符合管辖的基本规定。

第三,这两个案件从具体的诉讼请求和当事人构成上也存在许多原审法院应该管辖的因素。

首先,两个案件的诉讼请求并不完全重叠,除了确认本案没有侵权外,还有埃默生公司支付合理支出的指控,该请求必须由原审法院管辖。

第二,在588号案件的原告为本案被告的一般实施许可者,由原审法院管辖的情况下,直接确定专利权人与光洋公司之间是否存在侵权的事实,有助于结束双方之间的不稳定状态。

二、法院观点

1、关于原审是否违反答辩原则,以及未经证据确认的手续的违法性

光洋公司提出上诉,在原审裁定作出之前,原审法院没有给予光洋公司就爱默生公司的主张进行答辩的机会,也提出了爱默生公司提出并作为原审裁定案依据的证据没有得到光洋公司的质量证明。

我院认为,在管辖权异议程序中,法律没有规定原告对被告的主张进行抗辩,没有规定确定管辖法院的初步证据必须提供证据。 光洋公司对原审法院没有给予该公司答辩的机会,以及确定案所依据的证据没有得到质量证明的上诉理由,缺乏法律依据。

光洋公司的上诉还提出,原审法院疏忽当事人、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原判决疏漏当事人、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再审。 ”

根据该规定,原判决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但本案处于管辖权异议程序阶段,既未进行实体审理,也未进行民事判决,原法院根据爱默生公司提出的初步证据进行管辖由于不冤枉,没有发生过原判决遗漏当事人、违法缺席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况。

2、关于本案是否应移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处理的问题

光洋公司提出上诉,对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受理588号案件侵权指控,光洋公司作为该案被告已经提出管辖权异议,是否应该受理还在搁置中。 本院认为,截至本案二审阶段,光洋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588号案件已移送其他法院处理,因此光洋公司的这一上诉理由不能成为本案确定管辖法院的依据。

根据光洋公司的上诉,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的侵权指控中,该案的原告不具有原告资格,该案不宜受理。 原审法院未核实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是否有权对侵权指控进行管辖,认定事实不明。

本院认为588号案件的原告是否具有原告资格,是否应当受理该案件,以及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该案件有管辖权,不在本案审理范围内,光洋公司认为原审法院对588号案件有管辖权

光洋公司的上诉还提出,本案和588号案件是相互独立的两个案件,原审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对此,我院在588号案中,经艾默生授权,其子公司艾默生电气(铜陵)有限公司起诉光洋公司、上海干莹电器有限公司侵犯发明专利权,该案已由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率先受理,即为其中之一

二、本案和588号案件相关专利的专利号均为ZL99126094.5,且两案侵权事实相同;

其三,光洋公司提出的确认无侵权索赔与在先侵权索赔密切相关,确认无侵权索赔已被在先侵权索赔吸收;

其四,光洋公司对爱默生电气(铜陵)有限公司在上海提起侵权指控恶意争夺管辖权的主张未经证据证实,缺乏事实根据;

其五,光洋公司对艾默生公司明确知道,光洋公司的居住地和实施侵权行为的地点在青岛。 本案有支付合理支出的诉讼请求。 另外,两个案件在具体的诉讼请求和当事人构成上也有原审法院应管辖的因素很多等主张,都不是本案确定管辖法院的法定事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8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的人民法院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的实施地、侵权结果的发生地。 ”

588号案件的专利和侵权事实均与本案相同,该案件的立案日期为2019年7月29日,在本案起诉日期和立案日期之前。 两个案件基于同样的侵权事实,并且基于同样的侵权事实,需要审理认定光洋公司是否构成了对ZL99126094.5号发明专利的侵害。

根据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本案应移送立案前的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处理,光洋公司就本案提出的应由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管辖的上诉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本案是否符合确认无侵权的投诉受理条件的问题。

在本案的原审中,爱默生公司提交了《驳回起诉申请书》,声称本案不符合确认没有侵权的索赔的受理条件,要求原审法院驳回光洋公司的起诉,但原审法院没有处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条规定:

“权利人向他人发出侵犯专利权的警告,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书面催告权利人行使诉权的,自权利人接到该书面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或者自书面催告发出之日起两个月内,权利人未撤回警告也未提起诉讼, 被警告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提起诉讼要求人民法院确认其行为不侵犯专利权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

根据该规定,当事人提出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索赔,应当符合以下受理条件:

一是权利人向他人发出侵犯专利权的警告

二是被警告的人或者利害关系人以书面形式督促权利人行使诉权

三、权利人接到书面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或者书面催告发出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得撤回警告或者提起诉讼。

四、被警告的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提出确认没有侵权的诉讼。

4、最高院认为,鉴于原审法院未对本案是否符合受理条件进行审查,且本案由原审原告不服管辖权异议裁决提出上诉,为充分保障双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本院不对是否符合受理条件进行处理但是,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为本案移送的法院,必须对确认无侵权索赔是否符合受理条件的问题进行进一步审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按照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的规定,驳回上诉,裁定维持原裁定。

三、学习要点

本案最初的关键词是“管辖权的初步证据是否需要证据”。 管辖权异议程序中,法律没有规定原告对被告的主张进行抗辩,也没有规定确定管辖法院的初步证据必须经过质证。

2、本案的第二个关键词是“确认不进行侵权诉讼的四个条件”。 当事人提出确认不侵犯专利权的索赔,应当符合以下受理条件:

一是权利人向他人发出侵犯专利权的警告

二是被警告的人或者利害关系人以书面形式督促权利人行使诉权

三、权利人接到书面催告之日起一个月内,或者书面催告发出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得撤回警告或者提起诉讼。

四、被警告的人或者利害关系人提出确认没有侵权的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