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刑事案件管辖权异议怎么回复,刑事诉讼管辖权异议的解决

时间:2021-10-03 07:46:44

一、事件概要

2004年7月,被告人韩某(河南省沈丘县人)、邵某)河南省沈丘县人) )在毒品销售中经由河南省项城市站附近被当地公安机关逮捕。 第二年1月18日,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被告人韩某、邵某犯贩毒罪。

审判中的被告人韩某、邵某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韩某、邵某的居住地和涉嫌贩毒的地点在河南周口地区附近。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4条的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或被告人居住地管辖。 在本案中,两被告的居住地和犯罪地在河南省,因此本案应由河南省周口地区法院管辖。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毒品案件应当坚持以犯罪地为中心、居住地管辖为辅助的管辖原则。 但是,对毒品案件中的犯罪地要有广义的了解,不仅包括毒品筹资地、犯罪计划地、交易进行地等犯罪行为实施地,还包括毒品资金、毒品赃物、毒品隐匿地、转移地、客户等结果发生地。 本案中,被告韩2004年11月1日在河南省周口市长途汽车总站附近的交通住宿处房间,以1.6万元的价格将200.5克毒品和166克咖啡因卖给了犯罪分子苏一、苏二。 苏一、苏二携带毒品通过西安市灞桥区收费站时被公安机关逮捕。 因向本院销售、运输毒品罪被定罪。 西安作为毒品转移地,西安市和河南省周口地区法院对本案拥有管辖权。 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5条的规定,若干同级法院有管辖权的案件,由最初受理的人民法院管辖。 就本案而言,西安市是毒品转移目的地,西安市中级法院是最先受理的人民法院,因此依法对本案拥有管辖权。 综上所述,被告人韩某、邵某及其辩护人提出的管辖异议不成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24条、第25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被告人韩某、邵某及其辩护人对本案管辖权的异议。 )

判决后,被告人韩某、邵某及其辩护人不服裁定提出上诉,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

二、审查

关于管辖权异议制度问题,我国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有相关规定。 《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当事人对管辖权有异议的,应当在提出答辩状期间提出。 人民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异议,应当审查。 异议成立的,裁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 》同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也规定:“当事人提出管辖异议的,应当在接到人民法院应诉通知之日起10日内书面提出。 对当事人提出的管辖异议,人民法院应当进行审查。 异议成立的,裁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的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 ”但刑事诉讼法中只规定了移送管辖、指定管辖的内容,没有涉及当事人提出的管辖权异议问题。 尽管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条的规定,“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在案件因需要本院院长回避等理由不应当行使管辖权的情况下,可以请求上级人民法院的管辖。 上级法院也可以指定与提出请求的人民法院同级的人民法院管辖。 ”但是,在该条的解释中提出异议的主体也仅限于法院自身,依然没有赋予当事人(特别是被告人)提出异议的权利。 由于我国立法未经授权,实际上,当事人对管辖权提出异议后,大部分司法机关都拒绝了,但在本案中,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在程序上审理和裁定被告人管辖权异议,实质上是当事人对管辖权提出异议的权利得到了承认。 同时,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被告人管辖权异议的上诉,进而从管辖权异议制度的救济方面,打开了另一扇门。 这种程序性案件的审判是肯定的,但由此产生了管辖异议制度到底是什么的新思考。 确立管辖权异议制度的诉讼价值是什么? 如何建立这个制度? 本文拟对以上几个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一)管辖权异议——诉权对司法权的有效平衡

刑事管辖权异议是指司法机关受理案件后,当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认为该司法机关违反了刑事诉讼法中关于管辖的规定或者变更了管辖权的法定事由,在法定期间内受理案件的司法机关(本文的司法机关是指广义的司法机关, 是指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行使司法权的国家机关,包括侦查机关、起诉机关、审判机关) )将案件移交有管辖权的司法机关的主张。 管辖权异议是当事人诉权的重要内容,刑事诉讼管辖权异议制度的确立,一方面保护了当事人的诉权,使当事人积极参与诉讼,体现了当事人诉讼主体的地位,是人权保障的一大进步。 另一方面,它不仅是当事人对抗公权力、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更有利于在制度上实现私权对公权力的监督,是诉权平衡司法权的有效手段。

具体而言,管辖权异议制度的诉讼价值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确立管辖权异议制度是实现程序正义的要求,是完善刑事诉讼制度的重要措施。 要实现程序正义,一方面要在诉讼过程中严格按照法定程序选择和适用法律,排除司法过程中的不当偏向,另一方面要求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