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管辖权异议后怎么办可以审理吗(能在本院接受审判吗)

时间:2021-09-30 20:48:59

法官在本院涉嫌犯罪,能在本院接受审判吗?

法官在本院涉嫌犯罪,能在本院接受审判吗?

图像源:视觉中国

近日,辽源中院审理我院民事法庭庭长王成忠民事枉法审判权案件的审判录像在网上广泛传播。

理由之一是审判者和被审者是同事。 第二,在审判现场,王成忠及其辩护人提出案件管辖异议,要求议院全体成员回避。 审判长判断申请理由不符合回避规定,在法庭上驳回了其要求。 在40多分钟的审判中,双方以“议院是否应该避免”为中心展开了激烈的交战。

据报道,这起刑事案件起因于被告王成忠去年审理的民事案件被重新审理。 检察院以王成忠涉嫌“民事徒劳法审判罪”提起公诉,年初经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法院判决,认定王成忠犯罪成立,判处他3年有期徒刑。 一审判决后,王成忠提出上诉,二审法院成为他担任法官的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

曾经的法官,在“老东家”受审,审判他的是曾经的同事,即使是普通人也会感到不舒服。 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徒劳的审判罪,当然应该由审理案件的法官来评价。 但谁能成为审理案件的法官呢? 因此,辩护人申请回避本院全体合议体是有意义的,但审判长驳回其要求是否有法可依,值得思考。

这个案件的争论看起来是法官不应该回避的问题,但实际上是管辖引起的审判主体之争。 根据刑事诉讼法,基层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普通刑事案件,王成忠案件由原辽源市西安区法院一审似乎也没有问题。

但是,一审并不是案件的结束,上诉法院是否妥当也应该由诉讼管辖系统地考虑。 因此,刑法规定:“上级人民法院可以指定下级人民法院审判管辖不明的案件,也可以指定下级人民法院将案件移送其他人民法院审判。”

实践中常见的是,审理官员腐败案件(特别是司法腐败案件)时,由上级法院指定在其官员所在地以外的其他法院管辖。 这个道理应该是共通的,通俗地说,就是相关人员应该积极避嫌。

西方有一句法律谚语“任何人都不能做自己的法官”。 这句话的意思是,任何人作为纠纷案件的当事人,都不得自己作为法官判断案件的对错。 这既是自然正义、程序正义的第一法则,也是现代回避制度的原理。

因此,在自己法院发生的事,必须防止自己成为审判者。 也就是说,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院发生的这一刑事案件,在事发后考虑到管辖特殊性问题,认识到由该院管辖范围内的基层法院受理不当,应当与省高院协调指定为其他地区法院管辖。

刑事管辖和回避制度不仅是司法机关内部处理案件分层分工的需要,也是保障当事人诉权、维护司法公正的需要。 我国刑事诉讼法对回避的条件规定了概括的条文,但第二十九条第四款“(四)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办案的”。 但是,除“近亲关系”外,司法实践中很少将可能影响公正办案的其他关系纳入回避的考虑范围。 这毕竟是习惯将管辖作为权力来对待,忽视了程序价值的结果。

《法官法》明确规定,法官从人民法院卸任后,不得在原任职法院作为诉讼代理人或者辩护人处理任何案件。 同样,法官在本院涉嫌犯罪后,可以在本院接受审判吗? 答案是否定的。 这已经是程序正义的基本要求。

至于哪个法院审理案件对被告人有利还是不利,这并不是回避制度所关注的。 无论审判结果如何,为了防止别人说什么,有必要确立和执行回避制度,这也许也是回避制度的魅力之一。

金泽刚(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编辑李冰冰校对郭利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