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针对管辖权异议的答辩怎么写(我的仲裁条款)

时间:2021-09-27 06:10:50

签订了《阴阳合同》,分别约定了诉讼和仲裁两种争议解决方式吗?

对方因约定诉讼的合同直接向法院起诉,被正常受理了吗?

有仲裁条款的一方应如何维护通过仲裁解决纠纷的合法权利?

上述情况在实践中非常常见,合作双方出于客观原因,多实际履行协议和工商登记备案协议,即《阴阳合同》——备案《阳合同》,实际履行《阴合同》; 另外,根据实际履行情况和工商登记备案事项的要求规定,也可能发生多项实际履行协议或工商登记备案协议。 通常,这些协议在权利义务上有很大差异,甚至争端解决方式也有可能是一方约定诉讼,另一方约定仲裁。 因此,纠纷发生时以哪个协议为基准成为首要课题,其中的纠纷解决条款成为这类案件进入实体审理前必须跨越的首要门槛。

本文据此探讨法院通常如何确定《阴阳合同》中各自约定诉讼或仲裁条款的情况。 另外,案件被法院受理后,认为应当适用仲裁条款的当事人应当如何救济,才能发挥仲裁条款的作用,达到当事人以仲裁方式解决纠纷的目的。

一、“阴阳合同”分别约定诉讼或仲裁如何确定?

在审判实践中,法院在认定多份“阴阳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有效合同的基础上,根据协议类型、案件事实及案情等不同因素,对纠纷解决方式的确定,一般有以下三种观点。

第一,以约定在后的协议为准。

这种观点主要基于“当事人订立多个合同,且合同之间有约定不一致的,应当以最后合同约定的内容为准”。

(2017 )最高法民管辖终结76号民事裁定书中,最高人民法院就本案争议解决方法相关的该案合同以及合同条款的事实和法律依据表示:“本案双方当事人订立的《施工合同补充协议》和《备案合同》均有争议解决条款, 均约定与本案原告苏中建设公司的诉讼请求有事实关联,但就同一事项,当事人之间签订了多份合同,合同之间有不一致的《施工合同补充协议》先签订,因此《备案合同》后签订。 一审法院对《备案合同》中的仲裁解决争议条款变更《施工合同补充协议》中的法院诉讼解决争议条款》的认定应当视为不合理。 《备案合同》仲裁机构明确选定,该仲裁条款合法有效。 ”因此,最终认定该案的纠纷解决方式应当以后面《备案合同》中约定的仲裁条款为准。

第二,以工商登记备案协议为准。

这种观点出现在经过招标程序的建设工程类案件中,其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四十六条:“投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30日内按照投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签订书面合同。 投标人和中标人不得再次订立不符合合同实质内容的其他协议”的规定,但由于管辖纠纷条款为“合同的实质内容”,备案合同与备案合同未约定的管辖条款不一致的,应当在备案合同中确定案件的管辖

(2014 )民一终字第00067号民事裁定书中,最高人民法院表示:“案件涉及工程类招标工程,经严格招标手续,双方当事人确定工程款后,签订了备案合同。 建设公司主张登记合同中提交鞍山仲裁委员会的仲裁相关内容不真实,但未向法院提交相应证据,应当承担不能举证的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第46条规定:“投标人和中标人应当自中标通知书发出之日起30日内按照投标文件和中标人的投标文件签订书面合同。 投标人和中标人不得订立脱离合同实质内容的其他协议’的规定。 有关工程范围、价款、质量、管辖争议条款等是合同的实质内容,备案合同与备案合同未约定的管辖条款不一致的,应当通过备案合同确定案件的管辖问题。 所以,建设公司主张按照无备案合同约定的争议解决条款确定本案管辖问题,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

第三,视为双方就同一争议既约定仲裁又约定诉讼而认定仲裁协议无效。

这种观点很少见,(2018 )在最高法民终1229号中,最高人民法院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当事人约定纠纷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协议无效。 但是,一方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另一方在仲裁法第20条第2款规定期间内未提出异议的除外。 本案中,上力公司和中太公司对案件涉及的工程项目纠纷,在两份备案合同中约定可以向仲裁机构申请仲裁,并在未备案的合同中约定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应视为双方对同一纠纷既约定仲裁又约定诉讼的情形,该仲裁协议无效”

可以看出,第二个观点除了具有招标项目的特殊性外,第一个和第三个观点是相反的。 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分析,无论是“阴合同”还是“阳合同”,在这些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有效的前提下,签订后合同约定的争议解决条款与以往合同不同时,对双方的该争议解决方式

二、主管异议与管辖权异议有何区别?

《阴阳合同》分别约定诉讼或者仲裁时,一方当事人基于约定诉讼的协议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案件在实践中较多。 为了维护通过仲裁解决纠纷的合法权利,另一方当事人经常向受理该案件的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 另一方面,法院以其情况属于主管异议为由,不作任何裁定,以审前谈话等形式认定法院审理案件的权利,主张存在仲裁协议的一方可能丧失仲裁权利。 本文认为,针对这种审判实践中常见的情况,应首先明确主管异议与管辖权异议的区别问题。

首先,概念不同。

诉讼中的主管权具体是指人民法院、其他国家机关和仲裁机构在民事纠纷解决中的分工和权限。 管辖权是指不同级别法院之间受理第一审民事案件的权力分担,是涉及审判权的组织体制、公民诉权保护等基本问题的重要诉讼法制度。 主管和管辖有密切的联系,主管是确定管辖的前提和基础,管辖与主管的执行是明确的。主管问题解决的是纠纷是否应由法院受理,管辖问题解决的是应由哪一级、哪一个法院受理主管的异议关系到法院对相关纠纷有无审判权,可以看出是外部关系问题的管辖权异议是法院受理案件后,当事人依法提出该法院无管辖权的主张和意见,目的是解决法院内部的审判工作分工,解决内部问题。

其次,提出异议的期间不同

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七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当事人对管辖权有异议的,应当在提出答辩状期间提出。 人民法院对当事人提出的异议,应当审查。 异议成立的,裁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的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 当事人没有提出管辖异议且应诉答辩的,视为被诉人民法院有管辖权。 但是,违反等级管辖和专属管辖规定的除外。 ”

因此,对管辖权的异议应当在提出答辩期间提出,未提出异议而应诉的,视为人民法院有管辖权。 不提出异议、不应诉答辩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35条的规定,当事人在答辩期限届满后不应诉答辩。 人民法院在一审开庭前发现案件不属于本院管辖的,应当裁定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移送。

《仲裁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当事人达成仲裁协议,一方未诉人民法院有仲裁协议,人民法院受理后,另一方首次开庭前提出仲裁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 但是,仲裁协议无效的情况除外。 另一方在首次开庭前对人民法院受理此案没有异议的,视为放弃了仲裁协议,人民法院应当继续审理。 ”

因此,当事人可以在法院一审首次开庭之前以仲裁协议为依据提出主管异议。

第三,法院处理结果不同。

对管辖权的异议,人民法院应根据《民事诉讼法》第127条审查后作出裁定。

关于主管异议,主管权解决案件是否应当由人民法院处理,人民法院是否应当受理的问题。 《民事诉讼法》中明确规定了起诉的条件和案件不被受理的情况,被告提出主管异议的理由成立的,法院可以直接裁定驳回原告起诉,无需另行处理; 被告异议理由不成立的,应当通过通知驳回异议,不需要裁定。

第四,异议被驳回的救济途径不同

管辖权异议经裁定驳回后,当事人可以就该裁定向上级人民法院上诉。

主管异议被驳回后,法院无需做出裁定,只通知异议申请人,案件继续审理,无权向当事人上诉。

三、约定仲裁的案件法院受理后如何救济?

根据以上分析,《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对主管异议没有明确规定,当事人能否提出主管异议、可以用什么方法提出、提出主管异议的期限、主管异议的具体审理程序(对主管异议是否可以裁定、是否应当给予异议者诉权)

法院受理案件,对“应由诉讼还是仲裁解决纠纷”发生分歧时,提出管辖权异议是补救之道,但为了在被认定为主管异议被驳回后案件审理仍不继续,当事人对此失去了诉讼权和仲裁权,结果我们的适当的补救途径在提出管辖权异议的同时,根据《仲裁法》第20条的规定,要求仲裁委员会就该仲裁协议的效力作出决定或提请人民法院裁定。 即,通过确认仲裁协议的效力程序明确仲裁协议是否有效来决定纠纷主管机关。

四、确认仲裁协议效力审理中涉及合同实体问题如何应对?

根据我们过去的经验和案例研究,在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的案件中,该仲裁协议是否有效,主要取决于《仲裁法》第16条,即约定的仲裁协议是否具有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仲裁事项和选定的仲裁委员会三个要素

对于上述三个要素,“仲裁事项”和“选定的仲裁委员会”通常没有大的争议,“仲裁协议是否有请求仲裁的意思表示”成为审理的焦点,不可避免地涉及合同的伪造与否、当事人是否知悉等该合同的实体事项根据具体情况,除了基于具体事实对外应对外,在实务中还必须注意。 1、对于证明责任的分配,即对方仲裁协议无效(或伪造等)的主张,主张的对方必须承担证明责任。 2、签名真实性问题可以主动申请,也可以要求对方申请司法鉴定。

综上所述,认为《阴阳合同》分别约定诉讼或者仲裁时,应当主张以订立后的合同约定为准。 案件被法院受理后,主张仲裁的当事人对该仲裁协议提出管辖权异议,在确认可以同时进行确认仲裁协议的仲裁协议的程序中,必须掌握仲裁协议效力的三要素,特别注意证明“是否有请求仲裁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