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被告提出管辖权异议原告怎么做(原告故意虚高诉讼标的额)

时间:2021-09-21 01:18:46

最高院:原告故意虚高诉讼标的额,抬高案件级别管辖,法院怎么处理?

裁判要旨:人民法院在立案受理阶段,对原告的诉讼请求通常只进行形式审查,不进行实质性审查。 当初传达的投标额是否有事实根据、是否应该支持,有待实体审理阶段的审查认定。 但是,被告提出管辖异议,原告故意提高诉讼出价,提高案件水平管辖的,人民法院应当对原告的诉讼请求进行一定程度的实质性审查。 在确认审查属实后,裁定依法将案件移送有关下级法院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裁定书

(2017 )最高法民管辖终端120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潘连华,男,1958年2月2日出生,汉族,居住在浙江省温岭市。

诉讼代理人:张哲,河北姜钟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曾杨明,河北姜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上诉人(原审)浙江省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省府路8号。

法定代表人:袁家军,该省省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叶建明,男,该省法制办公室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根美,浙江浙经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嘉兴市人民政府,住所地浙江省嘉兴市广场路1号行政中心3号楼。

法定代表人:胡海峰,该市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正良,浙江国傲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周宏,浙江国自豪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潘连华在与被上诉人浙江省人民政府、嘉兴市人民政府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中,不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 )浙江民初14日民事裁定,向本院上诉。

潘连华上诉称,(一审法院认定,未经开庭审理等手续,本案诉讼投标额不足5亿元。 潘连华提供的证据表明,案件相关工程的实际成本远远超过5亿元。 关于本案的工程量问题,必须开庭审理或者司法鉴定才能确定。 一审法院不得认定潘连华故意提高诉讼投标额以规避等级管辖。 (二)一审法院裁定将本案移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 (法发[2015]7号)的规定。 该通知明确规定,以诉讼标准额为基准确定等级管辖,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标准额在5亿元以上的一审民商事案件。 本案诉讼出价5亿元,应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三)本案具有较大的社会影响,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有助于查明事实,解决纠纷。 综上所述,潘连华请求撤销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 )浙江民初14日民事裁定,裁定本案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继续审理。

浙江省人民政府、嘉兴市人民政府答辩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护。 (一)从潘连华起诉的理由和提出的证据来看,其索赔额明显证据不足,存在故意提高诉讼额、回避级别管辖的情况。 案件所涉工程于2000年7月28日由业主代表、监理代表、施工方代表共同完成竣工结算。 结算总额为46816761.06元,潘连华作为施工方代表在竣工结算文件上签字确认。 潘华提供的京杭运河[浙境段]航道改造工程第一合同护岸建设工程竣工决算书记载的案件相关工程造价1亿7000多万元,其提供的项目交验证明记载的案件相关工程决算总额35322万6700元,证据之间存在矛盾,且差距较大。 另外,2004年浙江新宇建设有限公司曾就案件相关工程款提起诉讼,诉讼投标额为4.698亿元,此后以无力支付诉讼费用为由将诉讼请求的投标额变更为2亿元,案件相关工程的诉讼投标额可能会随意变更。 (二)本案诉讼投标额不足5亿元的,依法由中级人民法院或者基层人民法院管辖。 一审法院考虑到本案的社会影响和工程所在地,裁定本案移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具有法律依据。 据此,浙江省人民政府、嘉兴市人民政府认为潘连华滥用起诉权,要求索赔额缺乏相应证据证明,驳回潘连华的管辖权异议申诉。

经我院审查,本案二审当事人之间争议焦点的问题有:1.人民法院在立案阶段原告是否可以故意提高诉讼投标额,提高办案水平管辖的问题。 2 .本案是否应由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一)关于人民法院能否在立案阶段审查原告虚高诉讼的投标额。 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第一,从拟定登记秩序的观点出发。 登记制要求人民法院依法受理案件,有案必成,有诉必理,充分保障当事人的诉权,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民法院在立案阶段不审查当事人的起诉。 相反,为了保障当事人的规范,有效行使诉权,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阶段对当事人的起诉进行必要的审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条至第20条分别对中国四级法院管辖的第一审民事案件作出了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对上级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的诉讼标准也有明确规定。 各级法院按照上述规定,受理各自管辖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 当事人故意提高诉讼投标额,提高办案水平管辖,违反上述规定,扰乱立案登记秩序。 人民法院对此进行审查是维护登记立案秩序的责任。 第二,从诚信诉讼的角度。 诚实信用原则是民事诉讼的基本原则,当事人行使权利、履行义务必须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故意提高诉讼出价,提高办案水平的管辖,是对诉权的滥用,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 人民法院对此进行审查是维护诉讼诚信,防止当事人滥用诉权的必然要求。 第三,从诉讼费用的角度。 依法支付诉讼费用是民事诉讼当事人的法定义务,但不是当事人发起民事诉讼的等价报酬。 当事人提起民事诉讼,应当向符合法律规定条件并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不得回避等级管辖的相关法律规定。 根据《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的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诉讼投标额支付诉讼费用,但诉讼费用由败诉方承担,虚高诉讼投标额的当事人最终要承担与法院裁判不支持的诉讼投标额相对应的诉讼费用,对虚高诉讼投标额的行为承担一定的法律后果, 这并不意味着当事人可以以诉讼费用为代价承担,而是故意承担虚高诉讼投标额,提高案件水平管辖,正如本来应该由下级法院管辖的民商事一样,人民法院在立案阶段当事人不当提高诉讼标准额, 审查是否提高案件级别的管辖问题,是规范当事人行使诉权、维护诉讼诚信、建立登记秩序的必然要求,不损害当事人的诉权。 当然,人民法院在立案阶段对当事人是否虚高诉讼投标额的审查是有限度的,有条件的,不能代替实体审理工作。 通常,人民法院只围绕原告起诉提交的材料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三款“有具体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的规定进行审查,对是否应当支持原告知额留待案件实体审理阶段解决。 但是,被告主张原告虚高诉讼的标准额并对此提出等级管辖异议的,人民法院审查原告是否故意提高虚高诉讼的标准额,提高案件的等级管辖。 经审查,原告故意提高诉讼投标额、上调案件等级管辖的情况确实存在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认定被告提出的等级管辖异议成立,并裁定将案件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审理。 对故意提高诉讼出价,提高案件水平管辖的情况,必须从主客观两方面把握。 主观上,原告有通过虚高诉讼的投标额来提高案件级别的管辖的意图。 也就是说,回避层级管辖,提高案件审查水平,故意提高虚高诉讼的投标额。 原告主张的诉讼投标额可能得不到人民法院审判的部分或全额支持,但主观上没有回避层级管辖的意图的,不在此限。 客观上必须符合两个条件。

一是原申请金额明显缺乏依据。 这包括缺乏相应证据的印证、伪造主要证据体系、证据之间明显矛盾以及缺乏法律依据等,人民法院经初步审查可以确认原申请书数额存在虚高的情况。 二是原告虚高诉讼的投标额行为足以提高办案水平的管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级别管辖异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人民法院对立案阶段进行等级管辖审查也作了明确规定。 该《规定》第一条规定:“被告在提交答辩状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被指控的人民法院违反等级管辖规定,案件应当由上级人民法院或者下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由起诉人民法院审查并在受理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作出裁定。 (一)异议不成立的,裁定驳回。 (二)异议成立的,裁定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 ”

本案潘连华以浙江省人民政府、嘉兴市人民政府为被告,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责令两被告共同支付京杭运河(嘉兴段)航道改造工程剩余工程款和延迟支付违约金共5亿元。 但潘连华提供的案件相关工程竣工决算书中记载的案件相关工程造价为2778753227元,项目交验证明中记载的案件相关工程竣工决算总价款为35322.67万元,由浙江省人民政府、嘉兴市人民政府提供的业主代表、 与监理代表及潘连华代表施工方签署确认的案件相关工程成本结算表所列工程结算成本46816761.06元之间存在较大差距; 其提供的京杭运河嘉兴段2.8km航段护岸加高工程(系案涉及工程部分工程)工程承包合同记载的合同总额为2502745.16万元,远远高于其提供的竣工决算书记载的案件相关工程成本和项目交付验收证书记载的案件相关工程结算价款潘联华提供的证据明显不符合常识,证据之间存在明显矛盾,其请求的5亿元诉讼投标额缺乏证据支持。 主观上提高虚构诉讼的投标额,提高案件级别管辖的意图很明显。 嘉兴市人民政府提出异议称,一审提交答辩书期间,本案不属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应当属于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一审法院依法审查后认定,潘连华存在故意提高诉讼投标额、提高办案水平管辖的情况,但本案实际争议投标额不足5亿元,并不冤枉。 潘连华关于一审法院在立案阶段不应当审查其诉愿的诉讼投标额的上诉理由不成立。

(二)关于本案是否应由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调整高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第一审民商事案件标准的通知》 (法发[2015]7号)第一条,当事人住所地均为受理法院所在省级行政辖区的第一审民商事案件中,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诉讼投标额5亿元以上的一审民商事案件。 本案潘连华主张的诉讼出价5亿元,明显缺乏根据,有虚高诉讼出价,存在提高办案水平管辖的情况。 据此,一审法院认定本案诉讼投标额不足5亿元,未达到本院管辖标准,综合考虑本案的社会影响,依法将案件移送案件相关工程所在地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并无不妥。 潘联华提出的本案有很大的社会影响,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有利于查明事实和解决纠纷的主张,有一定的合理性,但这种情况并不构成一审法院管辖本案的法定事由。 一审法院不支持潘连华的这一主张,也不冤枉。 潘连华对裁定一审法院继续审理本案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裁定将本案移送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处理,符合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汪军审判长

审判员王展飞

审判员马东旭

二一七年九月二十二日

法官助理魏佳钦

书记长吕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