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原告怎么驳回被告的管辖权异议(法院驳回)

时间:2021-09-14 13:48:17

经济新闻记者王雅洁

日前,经济导报记者获悉,本报追踪报道的“相互保证”拒绝赔偿案在第一案(《还原“相互保”拒赔被诉第一案 法院已受理,信美人寿、蚂蚁会员、支付宝成被告》 ) 2019年6月22日版、《支付宝提“管辖权异议” “相互保”拒赔被诉第一案遇坎坷》 2019年8月29日版C2 )中有最新进展,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日前宣布,支付宝(Alipay )。

“第一案”回放

今年2月,因重病被拒保“相互担保”,深圳消费者于今年5月将信美人寿相互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信美人寿””、阿里会员和支付宝(Alipay )一起告上法庭,并于2019年7月1日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受理。

这位深圳消费者是第一批加入“相互保险”的成员,与目前监管和升级的“相互保险”不同,“相互保险”在支付宝(Alipay )平台上线之初还是保险产品,其背后是010333

由于“相互保证”的创新不符合相关规定,之后在监管要求下,支付宝(Alipay )平台将“相互保证”升级为“相互宝”,升级后的“相互宝”不再以保险产品的名义提供保障,而是单

但是,如果各个加入成员发生了某种病变,作为保险产品的“相互保证”和升级后的“相互宝”都开始发生赔偿纠纷。

以该案原告深圳消费者为例,信美人寿就“未老实告知,拒绝赔偿”的赔偿结果,支付宝(Alipay )平台加入“相互担保”成员时,支付宝(Alipay )和信美人寿表示,这是保险产品。 关于信美人寿提出的“未诚实告知”,根据保险合同,投保人为阿里会员,自己作为被保险人不应该承担《信美人寿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规定的告知义务,也不存在不诚实告知的问题, 信美人寿“未如实告知”的病因是之前医生做喉镜检查拔鱼骨时不小心发现的小痘痘,当时医生目测怀疑是乳头状瘤,建议不就诊,没有做任何病理检查。 保险理赔发生前乳头瘤没有确诊,这次理赔的病因是心肌梗塞(前壁)。

信美人寿与原告一致申请“驳回”

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该案被法院受理后,三被告中的两人、支付宝(Alipay )和阿里会员分别向受理该案的法院——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该案应提交登记地上海市浦东新区、北京市朝阳区所在法院审理

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和原告这位深圳消费者一样,信美人寿也要求驳回管辖权异议。

根据《保险法》,信美人寿对阿里会员公司、支付宝(Alipay )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答辩,营业执照注册地址在北京市朝阳区,但公司自2017年5月11日成立以来,以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西街129号金隅大厦XX楼为事务所租赁。 因此,信美人寿认为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拥有管辖权,向法院申请驳回阿里会员公司和支付宝(Alipay )提出的管辖权异议。

“此案所涉《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个人保险凭证》10《参保须知》10《付款授权服务协议》等文件和信美保险公司官网记载信美保险公司地址为“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西街129号金隅大厦XX层”。 ”法院还认为,综合上述证据,可以确定信美人寿的主要办事机构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在本院辖区内,该院对本案拥有管辖权。

面对这个事件的最新进展,信美人寿下一步怎么处理? 10月21日,经济指南记者就此问题向信美人寿发送了采访大纲,宣传负责人表示将向公司法务进行确认。 在投稿之前,经济指南记者暂时没有收到信美生命相关的回复。

“管辖权异议不成立”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于10月15日就支付宝(Alipay )和阿里会员对此案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作出裁定驳回。

《蚂蚁相互保成员规则》第三十四条规定:“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通过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纠纷实际相关的地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等级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 ”

根据上述法规,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认为本案属于人身保险合同纠纷,原告基于其保险合同的相关事实提起诉讼,要求信美人寿、阿里会员、支付宝(Alipay )共同承担保险金赔偿责任。 该合同规定,阿里会员为投保人,原告为被保险人,信美人寿为保险人,合同约定发生争议时,“协商不成的,可以依法向被告所在法院直接起诉”。 原告提起本案诉讼,信美人寿为被告,其住所地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并且《民事诉讼法》第35条规定:“在两个以上人民法院有管辖权的诉讼中,原告可以向任何一个人民法院起诉。”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据此表示:“在本案中,本院作为信美生命体所在地对本案有管辖权,原告可以向本院起诉。 因此,阿里会员支付宝(Alipay )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不成立,我院不支持。 ”

原告代理人律师——北京格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郭玉涛向经济指导新闻记者透露,实际上在法院驳回前取消了对支付宝(Alipay )的起诉。 目的是进一步明确该案的权责,下一步对信美生命否认提出申辩的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