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管辖权异议法院怎么规定(如何确定管辖法院)

时间:2021-08-29 04:45:32

公司作为商事主体在市场经济活动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公司在经营活动中不仅涉及与其他商业主体的交易行为,还涉及内部利益分配、合并、分立等组织行为,相关行为可能会引起不同的纠纷。 根据与公司关系纠纷的法律妥善、有效地处理是优化经营环境的重要工作。

海淀法院法官采用案件释法向大家解答公司纠纷常见问题。 解读这次第二个话题:受公司住所地管辖的案件,在确定管辖时存在哪些常见问题?

根据一般的地域管辖或者当事人之间的约定,公司地址经常成为诉讼管辖的重要连接点。 在实践中,由于公司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和登记地不一致,或者地址地登记后发生变更等原因,根据公司地址地确定管辖的事件容易引起争议。 起诉这类案件时,如何选择正确的管辖法院?

案例一:公司注册地与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不一致,如何确定管辖?

金达公司(化名)与至远公司)签订买卖合同,合同约定由至远公司交付给金达公司,金达公司支付货款。 合同签订后,远公司按合同履行了交货义务,但金达公司收到货物后,迟迟未支付货款。 为了维护自身权益,遥远的公司以买卖合同纠纷为理由,向金达公司注册地a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开庭前金达公司提出了管辖权异议。 其理由是实际工作地点在b地,a地法院对该案件没有管辖权,因此申请了将案件移送b地法院。

对此,金达公司提交了房屋租赁合同和不动产公司出具的办公证明等资料作为证据。 a地方法院审查后认为,根据金达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材料,可以认定金达公司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不在a地,裁定将案件移送金达公司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有管辖权的法院处理。

【法官说法】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住所地是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 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不能确定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登记地或者登记地为住所地。 由此可见,以公司地址为连接点确定管辖法院时,如果公司登记地址与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不一致,应遵循更密切联系的原则,以其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为住所地。 起诉时,不能确定公司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的,将其注册地或者注册地定为住所地。

其中,公司注册地与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不一致的,主张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以公司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为管辖连接点的当事人,有房屋租赁合同、房地产公司出具的证明、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在被诉法院管辖区域的证据等;

案例二:合同中约定由一方公司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协议签订后该公司住所地发生变更的,应如何确定管辖?

2018年6月,汇丰公司(化名)与海科公司)签订了委托加工合同。 汇丰公司委托海科公司加工“精美瓷”缝合剂,并承诺如果发生纠纷,双方有权向汇丰公司地址法院提起诉讼。 合同签订后,海科公司按合同完成了加工义务,但汇丰公司以没钱为理由延期支付货款。 多次催促后,2020年6月,海科公司以承包合同纠纷为由,向汇丰公司注册地a地方法院提起诉讼。

开庭前,汇丰在签订合同时声称地址地在b地,因此a地法院对该案没有管辖权,申请将案件移送b地法院,并提交地址地工商登记变更记录。 a区法院经审查后断定,如果双方在合同中发生纠纷,约定由汇丰公司住所地法院管辖。 合同签订时,由于汇丰公司的住所地不在a地,汇丰公司的管辖异议成立,最终裁定将案件依法移送有管辖权的法院处理。

【法官说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管辖协议约定由一方当事人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协议签订后当事人住所地发生变更的,由管辖协议签订时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 但是,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 ”

管辖的价值在于当事人通过协商选择双方解决纠纷的管辖法院,具有确定性和期待性。 以签订管辖协议时公司的地址作为争议管辖的连接点是双方当事人的本意,发生争议起诉时,即使当事人的住所地发生变更,在签订合同时也应当以该公司的注册地或者注册地为住所地确定管辖。

案例三:合同约定由一方的公司或者其他组织住所地(所在地)法院管辖,并载明了非注册登记地的该公司或其他组织的地址的情况,能否以该地址确定管辖?

2018年6月,鹿客公司(化名)与飞纳公司(化名)签订了《推广合作协议》,承诺飞纳公司将为鹿客公司提供大量嘀发动机推进服务。 鹿客公司必须在双方确认邮件后10个工作日内向飞纳公司指定账户支付上个月发生的应对合作费,如果发生纠纷,双方向鹿客公司地址法院提起诉讼,在合同中鹿客公司地址记载于a的合同履行中,鹿客公司以广告合同纠纷为由延期支付推广费,飞纳公司以广告合同纠纷为由,

开庭前,鹿客公司主张合同中记载的公司地址不是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被诉法院对该案没有管辖权,申请将案件移送b地法院,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 a地方法院经审查,判断鹿客公司管辖异议不成立,因此裁定依法驳回申请。

【法官说法】

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立案审判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答(二)》的相关规定,合同中记载的公司地址作为争议管辖的连接点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中没有拒绝的意思表示,各方当事人在合同签订时没有异议的,可以推定该地址是该公司签订合同时的主要事务局所在地,是确定管辖的连接点

当事人对自己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原告在起诉时主张合同中记载的公司地址不是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应当举证证明。 举证足以证明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不是合同中记载的公司地址的,调查该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并确定管辖。 能够证明该公司在合同签订时经营较多或未在该住所经营,且难以认定主要办事机构所在地的,在合同签订时将该公司的注册地或注册地确定为住所地管辖。

从北京海淀法院转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