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律师:13306647218

怎么有效的提管辖权异议,“花式”管辖权异议

时间:2021-09-07 15:31:19

“花式”管辖权异议,别让对方当事人的合法利益,和诚实信用原则一起死去

点击上面的“法眼观察”和10万法律专家一起关注

说实话,当我看到法院对以明显缺乏法律根据为理由提出的管辖异议进行批评的报道时,我并不怎么支持。 不,对这种明着把对方当事人、把法官当傻子耍的行为,没有提供刚性手段的规则支撑,写两句牢骚话只是增加了法官的工作量,只能导致无谓的口水仗。

确实,当事人有权行使自己依法享有的诉讼权利,提出管辖权异议的权利也在其中,这是民事诉讼法规定的。 但是,推翻民事诉讼法后,当事人的依法权利只是法律条文中的第二项,在此之前,法律明确指出了“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 这是2012年民诉法修订时新加入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回应“只要是权利就没有滥用”的呼声,“宣言性地”解决权利滥用问题。

我承认民事诉讼法中诚实信用是“死亡规则”。 除法律在更加细分的制度中有明确规定外,理论界和实务界从未就诚实信用的外延达成过统一的意见。 原封不动地适用原则本身,以“逃避一般规则”为理由受到了很大的批评。 但是,诚实信用观照之下的权利滥用行为,至少应当把权利基于“明显缺乏法律依据”,乃至“荒谬”的原因而行使的情形纳入其中。

具体来说,以法院条件宽松为理由提出管辖异议,或以其他法院有“新鲜空气和绿叶”为理由提出管辖异议,明明是以公司形式出现的法人,却要求市民和自然人适用规定的法律提出管辖异议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行使“权利”的要求明显超越了赋予权利的法律规定本身的意义范围,实际上是在用权利貌似合法地侵夺对方当事人的诉讼利益。简单地承认这种“无理”的诉讼权利,就是坐视对方当事人的正当权利受到危害。

当然,“明显缺乏法律根据”的权利行使并不一定来源于权利人的主观恶意,也有可能缺乏诉讼能力。 坦率地说,在当前行业背景下,即使一方当事人委托专业法律工作者代理诉讼,也不能推断聘用的人员有适当的法律职业技能,也不能推断当事人的诉讼能力有所增强。 此时,作为法官,必须解释当事人提出的“明显缺乏法律根据”的权利要求,明确权利要求不具有期待合法的可能性和由此产生的结果。如果权利人没有补充其他法律依据,而是坚持要求基于“明显缺乏法律依据”的理由行权的,可以认定其具有侵害对方当事人诉讼利益的恶意。

遗憾的是,即使能够做出这样的认定,现行法律提供的反体制措施也无能为力。 以管辖异议为例,法院只能依法裁定权利人承担数十元的诉讼费用,这完全不足以遏制滥用管辖异议,不足以维护对方当事人对诉讼程序的合理期望。 不充分的威慑实际上不仅是纵容,也是鼓励。花几十块钱就能让诉讼拖上一两个月,何乐而不为?

也许可以考虑探索关于滥用诉讼权利造成损害的侵权指控; 在解决管辖纠纷后的诉讼中,对方当事人可能会考虑由对方承担为此多支出的费用,权利人可能会对明显缺乏法律依据的行为权要求保证。 但是,最好的方法不是事后小心翼翼地弥补,而是马上停止损害。在我看来,立法有责任终结一个以权利之名、行弱肉强食之实的丛林秩序,让诉讼尽快走入“文明世界”。

另外,媒体报道中还透露,我们采访了“多位法学专家和律师”,结果翻了文,采访了4位律师,包括作为案件代理人的2位律师。 在网上搜索,媒体采访的唯一学者,主要研究方向也似乎是律师制度和刑事诉讼。